adtopr
ad1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走出情绪的低谷 中国香港精神科专科医生 麦棨诺

来源:国际商业网 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06 11:39   作者:国际商业网   

走出情绪的低谷

香港精神科专科医生 麦棨诺

在国内,精神科一直给人一种神秘感。不少人或会有无限联想,以为精神病患者,都是疯疯癫癫,或严重痴呆的。所以,社会大众对精神科都比较忌讳,即使自己有精神情绪困扰,也不愿找精神科医生求助。实际上,精神病涵盖的范围却要广泛得多。据BBC新闻网2018年10月11日之报导,2018年《浙江省精神卫生服务资源蓝皮书》指出,中国成年人精神障碍的总体患病率高达17%,相当于大约每6人,便有1人。加上新冠肺炎对民生及经济的冲击,估计全国有精神情绪问题的人数,远不及此,更会有持续上升的趋势。

鉴于两岸三地精神科专科人手严重不足,社会大众普遍对精神科认知也较为落后,香港精神科专科医生麦棨诺,多年来,经常奔走港澳及内地,包括上海、福建等城市,致力为民众提供精神健康治疗及教育,希望释除老百姓对于精神病的误解。

香港精神科专科医生 麦棨诺

麦医生致力于為港澳及内地人士,提供精神健康治疗及教育

图为福建莆田市一所医院

误解一: 精神病是严重病症,患者都是危险人物

华人社会普遍认为,精神病是比较严重病症,譬如思觉失调,精神分裂等。患者会有自残行为、扰乱社会秩序、甚至攻击他人,极具危险性。他们需要送入精神病院,接受强制治疗。实际上,病情较轻的情绪疾病,包括常见的失眠、抑郁与焦虑、游戏成瘾、酗酒、滥用药物等,同属精神科的专业范畴。因此,精神病在社会上是十分普遍。 「大众总觉得精神科医生,只会治疗比较严重精神问题,会将人抓入精神病院。在精神病院内,患者会遭捆绑或残酷对待。我相信这种错误的观念,是受多年来媒体渲染所致。一定要澄清的是,大家可以参考官方公布的罪案数字,绝大部分犯伤人案的罪犯,他们并不是精神病患者。患者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,有时侯,医护避免患者因情绪不稳而伤害自己,才施以合适的约束,绝对不会廿四小时不合理地捆绑患者。」麦医生说。

摄于80至90年代内地的精神病院

误解二: 情绪问题乃性格懦弱所致

麦医生指出,在澳门及内地某些城市,市民对精神科仍然很忌讳。「他们尽量不想别人知道自己有失眠,或受精神情绪问题困扰。遇有情绪问题,他们较多倾向归咎于自己个人的缺失,认为自己性格太懦弱,不够努力。他们较少把情绪问题,视为一种疾病。只认同身体上会出毛病,而脑袋不应该会生病,这些思想,跟西方医学有莫大分歧。」

受情绪困扰,应该找脑科医生? 临床心理学家? 还是精神科医生?

由于多年来,华人社会里有不少人因怕被标签,纵使有情绪或精神问题,也不愿向精神科医生求助。他们反而会找脑科医生,治疗失眠;或找临床心理学家倾诉,纾缓抑郁症状。麦医生:「事实上,精神科医生,是专业受训于处理这类别的情绪及睡眠问题。我们会针对患者情绪困扰,策划整个套治疗方案。务求尽快将患者从情绪的低谷中拉出来。而每一次也会因应患者的病情及背景,制定出一套个人化的治疗方案。过程中,会按病情调整药物,有需要的话,更会邀请临床心理学家参予治疗计划。至于脑科医生,他们精于治疗脑袋结构上的问题,如中风、柏金逊症、以及与神经元有关的疾病,跟精神科属不同范畴。」

麦医生解释,脑科医生专门处理脑袋结构上的毛病

作为一个成功的精神科医生,必须先学会细心聆听

麦医生指,精神科医生的工作就是聆听。 「每天有不同的患者,向我们诉说内心的困扰。作为医生的,如果只感到枯燥乏味,那么,你未必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精神科医生。因为情绪及精神病,很多时并不单止是靠药物,我们要寻根究底,了解患者的情绪问题,是否跟成长背景与际遇有关,并且适切地引导患者,以新思维,新角度处事。这样,对患者日后自我控制病情,才有长远的帮助。」麦医生说。

细心聆听是精神科医生必备的条件

精神科的趣味在于尽在不言中

能亲眼见证一个意志消沉的人,头脑回复机灵,内心充满欢愉,麦医生觉得,这份职业十分有意义。在这里,他还跟我们分享了一个近期最有满足感的个案。他深刻记得,那是一个70来岁的婆婆。年轻时,她是一位教师,退休后,她替丈夫打理茶餐厅。婆婆很本事,把茶餐厅打理得井井有条。正因为婆婆自少到大,处事很非常严谨认真,往往给自己带来不少压力。当她活到六十来岁,便开始发现自己出现焦虑症状,记忆力大不如前,还经常失眠。一次不慎在家跌倒,婆婆一直受脚痛拆磨。虽然腿部并没有骨折,但痛楚愈来愈严重,出入也得靠轮椅。行动不便,记忆力衰退,加上受失眠困扰,婆婆情绪陷入低谷。经朋友介绍,麦医生遇到婆婆。 「记得她当时情绪十分低落,彻底检查过她的腿,没有骨折,伤势应该不至于会导致剧痛,甚至无法行走。所以,她每次来覆诊,我也会牵着婆婆的手,跟她练习走路。起初也挺吃力的,慢慢地,她能站起来,一步步行走。针对她的焦虑症,配以合适药物,同时减低安眠药的剂量,她的情绪慢慢好转过来,重拾步行的自信。婆婆在两年间,由依赖轮椅,到现在行动自如,重回丈夫的茶餐厅工作,重新找到活着的意义和价值。作为精神科医生,我觉得十分有满足感。 」麦医生说,精神情绪健康,跟身体健康同样重要,都市人应定期接受精神健康筛查,确保精神处于健康状态,在工作岗位能发挥到最好。